“我知道我看到的只是局部”_励志文章
您当前位置:励志首页 > 励志 > 励志文章 >
上一篇:美国已累计确诊159例 纽约州长:病毒继续传播无 下一篇:[财经]欧洲股市全线暴跌 美股本周再次触发熔断

“我知道我看到的只是局部”

  灾难摄影,不再是一个专业命题和伦理命题,当摄影家身在其中之时,它只关乎人心。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正是那些从湖北疫区传回来的图像给了我们最直观真切的感受,一切都在发生着……

  2月19日,中国摄影家协会用3个小时组建了一支赴湖北抗击疫情摄影小分队,这支4人队伍于2月20日乘坐高铁抵达武汉,为抗击疫情一线注入了新的摄影力量。

  “以前当记者时遇到重大事件,上前方是天经地义的。原以为这样的事情离我已经很遥远了,所以这次有一个这样的机会,我觉得是一种幸运。” 今年春节前刚刚退休的中国文联摄影艺术中心原主任刘宇这样开始了他的武汉之行。

  4人小分队此行的最主要任务是为在鄂的4万余位医务工作者拍摄肖像照,这个计划名为——“为天使造像”。

  在疫区,除了这些最美“天使”或写满坚定、自信、平静,或带着疲惫和劳累的面孔外,还有另外一些平凡又动人的瞬间,都被刘宇的相机所记录了下来,历史需要被记录。

  你在我眼里是最美

  2月20日,到达武汉当晚,疫情防控指挥部宣传组的领导召集我们开会。任务也明确下来,要组织摄影人一道为最可敬的白衣天使们拍摄肖像,尽可能地全覆盖。我感到压力山大,真希望将来能用这些照片建一堵英雄墙,让人们永远记住他们。

  2月22日,我们今天的任务是对接、采点,为后续正式开始拍摄作准备。见到了各支医疗队的负责人,他们都很支持我们的工作。在同济试拍时,一位刚从重症病房换班下来的小护士说:“哎呀,现在太丑了,能不能把我拍得漂亮点?”

  我们说,你现在就是最美的。

  还有一天在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为北京医疗队拍摄天使肖像,他们换防护服时,我看到其中一位上一个班就在这里。我问,您还没拍吧?他说,不用给我拍,我是保洁员。旁边的护士说:“他也辛苦着呢,一天跟几个班,负责收集重症病房里的垃圾,面对的危险与医生护士一样大。他们换好装就穿过五道隔离门进入红区(污染区)了。”我有点后悔刚才没有给保洁大叔留个影。虽然我不能进红区,但发现走廊里有一扇被封死的玻璃门,可以看到医护人员从重症病房里出出进进。在那里,我只远远拍到了保洁大叔的背影。

  武汉人太好了

  到达武汉前几天的工作都在医院进行,只能趁医护人员换班的间隙拍摄。中国摄协小分队4人分成两组,一天下来,一组只能拍30来人。

  从2月24日开始,我们转战医疗队驻地,这里人员比较集中,拍摄条件也好些,效率大大提高了。李舸(小分队成员、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席)和我随身带了小型LED灯,功率不大,也没支架。天黑以后,陈黎明(小分队成员、中国文联摄影艺术中心网络信息处编辑)拍摄,李舸、柴选(小分队成员、《中国摄影》报副总编辑)和我负责举灯,即便如此,效果也差强人意。我就琢磨着能否补充一些器材。求助北京的同事,他们联系了好几家器材厂家和经销商,本地的商家都歇业了,外地网购下周才能运到。其中一个卖摄影灯的老板答应帮忙,但他被封在小区里出不来。我们正打算碰碰运气把他接出来时,得知情况的武汉影友黄一凯找出自用的摄影灯,同时联系了另一位朋友。这样,两套器材搞定了。

  还有一个问题是交通。这些天,湖北省委宣传部给小分队提供了一辆车。但师傅把我们送到拍摄点后,还要忙别的事情。晚上拍摄结束,等车也耽误不少宝贵的时间,分开行动就更加不便。我网上搜了一个租车电话,接电话的小伙子手头还有一辆现代悦动,取车前说好每天150元。见面后,他得知我们租车是为医务人员拍照而用时,他说:“你们把车开走吧,不收你们钱了。”然后小伙子匆匆离开。直到他消失在夜色中,我还没回过神来——没看证件、没收押金,就把一辆汽车借给两个素不相识的人,还有这种操作?这心也太大了。甚至,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只记得,姓文。

  我回味着遇到的这些小事,打算记下来。一起过来的摄影师陈黎明从小在武汉长大,我说,武汉人太好了,回去写手记就用这个题目怎么样?他说,太直白了吧。我答,这真是我现在想说的话啊。

  这里不是其他人的秀场

  前些日子憋在家里,感觉时间都停滞了。而在武汉每天忙忙碌碌的,要不是朋友提醒,我都没意识到已经出来这么久了。

  在北京时,睁眼第一件事是看疫情进展。各种帖子狂轰滥炸,微信刷到头晕眼花,脑子里充斥了太多关于武汉疫情的信息。

更多
本文地址:
本文标题:“我知道我看到的只是局部”

励志名言 名人名言 励志电影 励志歌曲 经典语录 励志签名 励志文章 励志故事 人生感悟 伤感日志 创业
Copyright © 2012-2020 斯蒂尔成功网 版权所有 | 百度地图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我也要建站 ]